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龚小夏 > 不听召唤的民意代表

不听召唤的民意代表

   美国国债违约期限逼近,众议院在七月二十八日下午晚间连续进行辩论。共和党的议长贝纳本来计划要在那天结束之前表决,但是到了离午夜还有一个小时之际,却传出消息说,有数十位共和党议员坚决不赞同贝纳的法案,再加上民主党的一致反对,使得该法案无法获得217票的多数。持反对立场的共和党人主要是茶党党团的成员,其中包括正在参加总统提名竞争的明尼苏达州的巴克曼和德克萨斯州的保罗。由南卡罗来纳州的黑人议员斯各特领头,十数位几个月前刚刚被选入国会的新人对议长进行挑战。
   在美国的议会民主制下,国会的成员虽然分属共和民主两大党,但是各自党团的领袖对每个议员的约束力是有限的。议会领袖们“管住”本党成员的办法最主要的有三种:控制委员会成员的分配、为选区进行特别拨款、帮助议员在下届选举募捐。在面对去年依靠茶党运动的波澜冲入国会的议员来说,这三种手段就失了效。
   自2009年以来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将削减政府开支变成了美国政治辩论的核心,在很大程度上也使得这次债务期限变成了一次危机。国会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不断地增加开支,在债务期限到来时继续举新债还旧债。像斯各特这样一批在2010年被选上来的新议员,就是抱着削减政府的决心进入国会的。
   议会中各个委员会是由党领袖们指派的。有些委员会权力大,有些权力小。多数议员自然愿意进入权力大的委员会以扩大影响。但是新的茶党议员对此多不感兴趣,因为他们更加重视自己在政府之外或者民间的影响而不是在政府之内。
   议员的权力大小,还在于是否能够在议案中加入特别条款,为自己的选区争取特别经费(俗称“耳朵记号经费”),这需要党内领袖的支持。这样的经费能够为他们在选区内争取到更多的朋友和捐款,却被茶党看作华盛顿腐败的一个象征。
   至于竞选经费,茶党成员的经费来源主要是小额捐款。比如巴克曼,在今年第一季度的募捐里面,她的捐款四分之三来自200美元以下的小额捐款人,而在其他议员那里这个比例只是5-10%。她募得的捐款仅次于议长贝纳。保罗在这期间募集的四百多万美元,也是绝大部分来自于小额捐款人。
   说到底,国会的党团领袖们虽然有很大的权力与号召力,但是每个议员最终必须听从的,还是本选区内选民的声音。一个议员可以得罪本党的领袖,却不敢得罪大多数的选民,否则他在国会里面的日子就屈指待数了。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