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龚小夏 > 摩门教徒的总统梦

摩门教徒的总统梦

   竞争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前马萨诸塞州长罗姆尼与前犹他州长洪博培的祖父辈曾经有过非常亲近的关系。洪博培的外祖父生长在爱达荷州,从小最要好的朋友名叫乔治•罗姆尼,是罗姆尼州长的叔祖。罗姆尼家有两位姐妹和洪博培家两位兄弟谈过恋爱。再往前追溯,这两位竞争对手还是远房亲戚。他们都来自于摩门教这个大家庭。
   摩门教在世界上有一千四百万信徒,美国这个大本营有大约五百五十万,其中将近二百万在西部的犹他州。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过摩门总统,政坛上职位最高的摩门教徒应数目前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哈利•里德。民意调查机构皮尤研究中心多年来一直就摩门教在美国人心目中的形象进行调查,发现至今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的选民对出身于摩门教的总统候选人感到怀疑。这种态度还不受党派差异的影响。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内,都有超过百分之二十的人对摩门教不抱好感,而且表示不会将选票投给摩门教徒。
   美国是个多元化的国家,世界上各种各样的宗教在这里都能找到立足之地。特别是基督教新教,更是教派林立。为什么人们偏偏对摩门教采取如此排斥的态度呢?这应该说是该教派著名的一夫多妻教义的后果。盖洛普公司的问卷调查发现,在提到摩门教的时候,人们立即会想起一夫多妻。关于摩门教多妻制的报道也不是见诸于报端,因为在摩门教会废弃了这一信条的一百二十年之后的今天,美国仍然有三万多教徒继续在身体力行这一制度。
  
  摩门教缘起
  十六世纪初欧洲的宗教改革导致半个欧洲脱离罗马天主教会,开始了基督教新教的历史。新教徒相信,每个人可以通过学习《圣经》与上帝交流,无需通过罗马教会这个中介。这也就使得对教义的解释和教会组织的建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多样化。许多普通人根据自己对《圣经》的理解,开创了独立的教派。大量的新教徒在欧洲遭到迫害,于是纷纷移民到了美洲新大陆。在这里,各种教派找到了宗教自由的乐土。
  十九世纪初,经过两次独立战争之后逐渐进入政治稳定的美国,出现了一次大规模的宗教复兴运动。随着人口的上升和新社区的出现,教堂与教徒的数目迅速增加,越来越多的新教派开始涌现,其中大批出现在新开发的边疆地区。来到这蛮荒之地安身立命的人,无论是从欧洲大陆来的新移民还是从东部过去的拓荒者,都希望通过宗教的纽带来建立更紧密的社区。因此,这些新教派普遍注重家庭、亲友、邻里的关系,其教会成为凝聚社区的最重要的组织。摩门教就是其中的一个。
  摩门教的创始人约瑟夫•史密斯1805年出生在美国东北部的佛蒙特州。他自称在14岁的时候开始见到灵异现象,在21岁那年从天使处得到写着美洲古代基督教记录的金页片。他在1830年将那些记录整理成书,以先知摩门命名,便是《摩门经》(Book of Mormon)。
  与许多新大陆的教派一样,摩门教在开始时也颇带有一点空想共产主义的色彩。史密斯宣称,根据上帝的启示,教徒应该将他们的财产交给教会,而教会将部分财产返还,余下的用来照顾贫困的教友。不过,这种做法遭到多数教友的抵制。最后,史密斯在1838年确立了什一奉献法,也就是延续中世纪教会的什一税法,教友将收入的十分之一交给教堂。直到今天,摩门教徒还遵循着这一规定。因此摩门教会财源充裕,有能力在各地建立宏伟的教堂(摩门教称为“圣殿”)。
  自创教后,在史密斯的领导下,摩门教在俄亥俄、伊利诺、密苏里等州建立了一系列基地,但是一直受到当地居民的排挤。1844年,在伊利诺的一次暴力冲突中,教主史密斯被暴徒打死。他至今被摩门教奉为与耶稣基督一样的先知和圣人。这点让许多基督教徒无法接受。
  1846年,摩门教的领袖杨百翰率领了一群教徒向西部寻找新的立足点,经过千辛万苦的长途跋涉来到今日的犹他州的盐湖城。这时正赶上美国与墨西哥的战争,西部一大片原来属于墨西哥的领地——包括犹他州——在战后被划入美国的版图。
  
  一夫多妻制
  如果没有一夫多妻制这件事,摩门教很可能与其它众多的小教派一样,成为新教大家庭中的一员。然而,历史却写下了非常不同的一页。
  史密斯在1830年代初开始传播摩门教,教义中包括一夫多妻制。应该指出的是,摩门教并非唯一的主张一夫多妻的教派。自宗教改革以来,就不断有人根据《圣经》的片段而主张一夫多妻制。1832年,已婚的史密斯追求他的教友和房东的十五岁的女儿,被人们涂上柏油粘上羽毛游街示众。这是殖民地时期非常流行的一种私刑,相当于中国人的带高帽游街。在这个过程中,史密斯几乎被暴徒打死。
  据说史密斯在一生中娶了许多妻子,有的研究认为是33个,甚至有人认为多达48个。无论如何,当时的摩门教将一夫多妻作为宗教观念,教士带头开始公开实行一夫多妻。特别是在主要的群体移居犹他之后,这种做法更是成为普遍的实践。当时这个地区只是犹他领地,还没有成立州。山高皇帝远,美国政府根本没有办法干预。
  不过在摩门教徒那里,一夫多妻并不意味着教会鼓励男人的性放纵。相反,摩门教教徒通常比一般人更保守。从教义的角度说,一夫多妻是一种信念,一种原则,而不是一种纵欲的方式。事实上,当年许多教士为了巩固自己在摩门教会中的地位与威信,不得不多娶一两位妻子,以示自己忠于摩门教信仰。而有不少人为了避免招来纵欲的非议,就找那些年纪大、相貌不扬的女人。有些教士甚至专门找年纪大甚至老年寡妇结婚,因而大大地加重了自己的家庭负担。同时,摩门教会极力反对通奸与婚前性行为。在十九世纪,有这类行为的人都要冒着被驱逐出教的风险。到了二十一世纪,在婚前同居、同性恋等等现象已经为美国社会普遍接纳的时候,摩门教还在继续提倡严禁同性恋与婚外性行为的观念。结果是,摩门教徒的家庭关系远比大部分教派紧密,不仅结婚率高,而且离婚率低。
  摩门教兴起不久,从十九世纪中叶开始,联邦政府就一直设法消灭摩门教的一夫多妻。1862年,美国国会通过《摩里尔法案》,禁止实行一夫多妻。后来国会又陆续通过专门针对摩门教的几个法案,决心要消灭一夫多妻现象。但是,摩门教会并没有加以理会。摩门教徒认为,他们的宗教受到宪法中《权利法案》的保护,美国政府无权干涉。当时犹他的摩门家庭中,据估计有20-25%是多妻家庭。国会通过法案后,杨百翰的私人助理乔治•雷诺斯决定以身试法,公开登记娶两个妻子。在法庭判他犯下重婚罪之后,他将案子一直打到美国的最高法院,指控《摩里尔法案》违宪。1879年,最高法院判定《摩里尔法案》没有违宪。判决书指出:“法律的目的就是让政府可以执行。政府不得干预宗教信仰,但是可以执行法律。”
   最高法院做出判决之后,国会又通过了更多法律,实行一夫多妻者要被判处五年监禁以及五百美元罚款。没有举行婚礼但事实上实行一夫多妻的人也会被判处六个月监禁和三百美元罚金。法律甚至还规定摩门家庭中的法律登记之外的妻子在法庭上必须出庭为指控她们丈夫的案件作证,不许享受配偶不得被强迫作证的特权。来自联邦政府持续不断的压力使许多摩门家庭只好转入地下。由于摩门教会不肯放弃多妻制,联邦政府否决了犹他建州的申请。
   1890年,摩门教的领袖约翰•泰勒在躲躲藏藏的地下状态中去世。他的继任乌尔夫德•伍德鲁夫终于顶不住压力。他发表声明对信徒宣称,自己接受了来自上天的启示,一夫多妻在地球上不应该继续存在。他劝谕信徒们放弃这一信条。摩门教会最终通过了禁止多妻制的决定,之后犹他建州的申请得到了批准。1896年1月,犹他州正式成立。
  
  家庭、道德、社区
   摩门教是美国最为保守的教派之一。教会给教徒制定了一系列的清规戒律,并且要求教徒作出大量奉献。
   在个人操守方面,教会要求教徒除了严格遵守基督教的“摩西十戒”之外,还必须恪守不近烟酒和毒品,甚至不能喝茶和咖啡。无论男女都应该尽早结婚,多生子女,双方互相忠实,不主张离婚,更不要有婚外恋。在家庭方面,犹他州在美国是三个第一:儿童的双亲仍然结婚的比例第一、夫妇生育率第一、婚姻家庭比例第一。
   摩门教会对于教育非常重视,为教育下一代设下了大笔基金。杨百翰大学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教会大学,不仅教育质量高,而且学校的规矩非常严格,学费也比同类大学便宜。教会对于中小学教育的投入也很大。由于有教会的资助,犹他州的政府在平均每个学生身上花的经费为全美国最低,而中学毕业与大学入学率则为全国最高。
   教内的人除了给教会缴纳收入的十分之一之外,18至22岁之间的教徒还必须义务传教两年,地点由教会指派。哪怕被派去地球的角落,教徒也不得有怨言。教会投入了非常大的力量,试图将自己的年轻人培养得温文尔雅、循规蹈矩。人们在世界各地都能碰到那些彬彬有礼、热情耐心、乐于助人的年轻的摩门教徒。正因为这一要求,摩门教徒中有大量懂得世界各地语言、风俗、历史、现状的特别人材。美国的外交部门中,摩门教徒占了相当的比例。
   良好的组织、充裕的财源、富于献身精神的成员、受过良好教育的下一代、紧密的家庭与社区关系、在世界各地广泛的人脉,令人口只占百分之二的摩门教徒在美国的工商界中有非同寻常的影响。大企业的领导层中,摩门教徒的比例远高于绝大多数的教派。这些年来,他们也开始向政治的顶峰进军。罗姆尼与洪博培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代表人物。
  
  罗姆尼与洪博培
  罗姆尼与洪博培从各方面都体现了摩门教徒的特点:他们总是穿着整整齐齐,谈吐儒雅,在严肃问题上不苟言笑,常常让人觉得缺乏幽默感。他们结婚早,生一大堆孩子,夫唱妇随。这两位候选人看上去长相和行为做派都有几分相似,就连他们的两位妻子从打扮上看着也像亲姐妹。
  密特•罗姆尼的父亲曾经是美国汽车公司的董事长与首席执行官,后来又担任了密西根州的州长,在经商与从政上都有家传。罗姆尼高中后不久就被派到法国去传教两年。回国之后,他按照摩门教的传统进入杨百翰大学,毕业后到哈佛大学就读法律与工商管理双学位。他的妻子是小学时代交下的朋友,二十出头两人便结了婚。这对夫妇生下了五个儿子。
  罗姆尼从哈佛毕业后到波士顿的管理咨询公司中工作,以善于理财著称。赚下了两亿美元后,他投身政界,1994年拿出七百万美元与老牌参议员肯尼迪竞争马萨诸塞的议席。1999年,他作为盐湖城冬季奥运会的首席执行官,扭亏为盈,创下了一亿美元的利润。2002年罗姆尼作为共和党人在民主党占压倒多数的马萨诸塞州竞选州长成功。在他的四年任期中,该州的财政状况大为改善。2008年他第一次参加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竞争,初选期间就募得了一亿七千万美元,奠定了募捐高手的名声。
  比罗姆尼小十三岁的洪博培的个人生活轨迹与前者非常相似。他的父亲是摩门教中一位著名的企业家。他年轻的时候到台湾去传教两年,能说普通话与闽南话。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毕业后,他进入里根的白宫担任助理,后来又到商务部去主持东亚贸易事务。在三十二岁的年纪上,他就被派去担任驻新加坡大使。2004年,他当选犹他州长,2008年连任之后不久,被奥巴马总统任命为驻华大使。
  洪博培在23岁上结婚的妻子是他中学时代的同学。两人在生育了五名子女之外,还从中国和印度分别收养了一个。
   和罗姆尼一样,洪博培在募捐方面也颇令人刮目相看。在六月二十一日他宣布参选的那天晚上,金融业巨头罗斯柴尔德家族给他在纽约召开募捐会,当时就募得了一百二十万美元。
   这两位摩门教候选人都得到了教内工商界人士的大力支持。但是,同一时间内出现两位背景相似的候选人,也必定会分散财源。从目前来看,已经第二次参选的罗姆尼根基比较深厚,而且在意识形态上,保守的罗姆尼比温和的洪博培更加接近摩门教的核心价值观。
   不过出了摩门教的圈子,他们两人就有非常共同的弱点。美国社会虽然日益多元化,但是基督徒仍然占人口大多数。无论是天主教徒还是新教徒,都将摩门教看作是异端。这是很不容易克服的障碍。
   从个人魅力角度看,罗姆尼与洪博培都让人感觉到缺乏号召力,特别是美国人欣赏的幽默感和反叛精神。罗姆尼在2008年输了初选之后,下决心改变自己的死板形象,每次演讲必定会插入一两个笑话,倒也能够有点作用。洪博培宣布参选的讲话则听起来不咸不淡,以至于让ABC的记者在新闻上调侃,说这番讲话中并没有让听众欣喜的“牛肉”,“洪博培在给共和党选民吃豆腐”——没有味道。
   无论如何,罗姆尼与洪博培的参选,对于摩门教进一步融入主流社会有很大的作用。通过他们的竞选活动,许多对于今日的摩门教缺乏了解的选民开始改变对这个教会的看法。在世界各个地区,愿意聆听摩门教传教士的人恐怕也会有所增加。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