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龚小夏 > 2012年总统大选前瞻

2012年总统大选前瞻

类似于“风水轮流转,明年到我家”的说法,东方人中有,西方人中也有。美国经年不衰的电视节目之一,就叫做“命运之轮”。用在美国的政治上,似乎也非常恰当。
  离2012年的总统大选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政治评论员们都开始七嘴八舌地进行预测。有人认为奥巴马总统毫无疑问将连任,因为共和党至今还拿不出一个堪与他竞争的候选人;也有人认为,奥巴马经济政策几乎无可挽回的失败注定了明年共和党的胜利。但是,老练的观察家们都会说,现在要做任何预言还为时过早,因为很难测准一年后国家的政治风向。
  的确,美国政治在这些年中显示出了非常高的动荡性。自从2006年中期选举以来,每年的政治风向都会有相当大的变动。2006年,对伊拉克战争普遍的不满使民主党一举拿下了国会;2008年,金融风暴将奥巴马送进了白宫;2009年,联邦政府在经济救助上大手笔花钱,纳税人的愤怒让共和党赢得了数场重要的地方选举;2010年,风起云涌的茶党运动让共和党顺利地在国会下院净增60多个席位。一次次的急转弯,政坛上力量对比的变化,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奥巴马得分不高
  现任总统是否能得到选民的继续支持,政绩当然是最主要的因素。奥巴马上任两年多,民主党人给他打的分一般是中或者中下,共和党人则多数给他个不及格。
   当奥巴马在两年多前以救星的姿态登上总统宝座的时候,民主党人,尤其是左翼,对他怀着极大的期望。两年多过去之后,民主党选民的各个派别都感到若有所失。奥巴马上台第二天便签署的一年后关闭美军关押恐怖嫌疑犯的关塔纳摩基地的行政命令,到今天还没有能够执行;虽然从伊拉克撤出了作战部队,但仍留有数万人的非作战部队,而且一度还往阿富汗大规模增兵;碳排放限量与交易法案非但没有成为法律,现在已经基本被排除出了立法议程;通过经济刺激法案增加的社会福利,面临来自中产阶级纳税人的激烈反对,而且由于国家负债过高,现存的福利体系存在全面崩溃的危险;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没能缓解高失业率,失业人数在9%至10%之间徘徊;工会支持的“劳工自由选择法案”已经胎死腹中;黑人和拉丁裔遭受经济萧条打击,失业率远高于其他族群;华盛顿政坛的党争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日趋激烈。总而言之,对奥巴马政府感到完全满意的人实在不多。
  虽然政绩乏善可陈,但是奥巴马在民主党内的地位仍然十分稳固。迄今为止,党内没有一个有影响的人出面挑战。自初选制度确立的近100年来,凡是在初选期间党内出现强有力对手的总统(塔夫脱、胡佛、福特、卡特、老布什),在大选的时候都会输掉。而凡是在中期选举之后民意支持率低的总统,都会遇到有力的对手。奥巴马在选民中的支持率今年一度滑落到40%~45%之间,过去的总统处在这种情况下都会吸引挑战者,然而,作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总统,民主党内的各派尽管不满意,却仍然坚定地站在奥巴马一边。他们明白,如果不这样做,就有失去占选民12%的黑人选票的危险。
  至于民主党的基本选民,民主党并不担心他们会离开。集中在知识与白领精英阶层的推动反战、环保或者社会福利制度的人士,离共和党的世界观太远,根本不会给对方投票。最令民主党担心的是正在遭受失业痛苦与威胁的白人蓝领阶级。日前副总统拜登在对国际运输工人工会讲话的时候就明明白白地威胁说:“看你们谁敢去投共和党的票……如果你们这样投票的话,就别来找我!没人会管你们的!”不过在美国的选举制度下,投票是公民个人的事情,因此这番话能有多少用就很难说了。
  奥巴马的竞选班子已经放出话来,要募捐10亿去争取连任,这将大大超过他在2008年所募7.5亿美元的数目。
  在共和党这面,对奥巴马有好感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不久前在新罕布什尔州举行的共和党参选人的辩论会上,当德克萨斯众议员罗恩·保罗被问到“能否指出奥巴马有什么成功的政绩”时,他回答说“那可是个困难的问题”,当即引来了在座共和党人的一片喝彩声。这颇能说明共和党选民的情绪。但是,在挑战奥巴马之前,共和党的各个总统提名参选人首先要面对的是内部的竞争。

共和党参选人
  2012年共和党总统提名的竞争者已经有10几位,其中真正有竞争力的前马萨诸塞州长罗姆尼、明尼苏达众议员巴克曼、德克萨斯众议员保罗、前明尼苏达州长波伦蒂。其他的人,包括前驻华大使和犹他州长洪博培、前下院议长金里奇、企业家凯恩等人,胜算的几率不高。另外,党内呼声很高的德克萨斯州长佩利和前阿拉斯加州长佩林到今年7月初都还处在“引而不发跃如也”的状态。
  按照目前的支持率看,罗姆尼在几个重要的方面都领先于他的初选对手。刚刚公布的第二季度募捐成绩显示,罗姆尼募得了大约2000万美元,远远超过位居第二的保罗的450万。民调显示,他在共和党内的人气大约是25%上下。但是对于许多共和党人来说,他们支持罗姆尼只不过是因为没有更好的选择。作为候选人,罗姆尼有三个难以克服的障碍。
  第一是他在担任马萨诸塞州长的时候,推动了全民医疗改革。连奥巴马总统也说,他的医疗改革方案中,有许多想法来自罗姆尼的先例。2010年通过的医改法案是最被共和党人诟病的立法,也使得党内许多人对罗姆尼的政治哲学抱怀疑态度。第二是他的摩门教徒背景。许多基督教徒至今仍然认为摩门教是邪教,大约有1/4的选民--这点上两党的比例相当--认为这会降低他们对摩门教候选人投票的可能性。第三是罗姆尼的风格死板,缺乏个人魅力。这点虽然在过去4年中有不少改进,但是与党内那些引人注目的明星--巴克曼、保罗、佩林等--相比,罗姆尼仍然逊色不少。
  明尼苏达第六选区的众议员巴克曼是最近两年茶党运动中涌现出来的明星。这位55岁的女律师的个人生活体现了保守派的价值观。她在22岁结婚,后生了5个孩子,另外还收养了23个。她的政治生涯开始于在当地组织反堕胎与教育改革活动。2009年茶党运动兴起之后,巴克曼很快就成为其代言人,并且在国会组织了一个茶党党团。巴克曼在党内基础并不深,而且经常做一些特立独行的事情惹得党内大佬极其光火。比如今年1月奥巴马总统发表国情咨文之后,共和党推出威斯康星众议员、众院预算委员会主席保罗·莱恩作回应讲话,可是巴克曼觉得不过瘾,自己出面另外做了一个“茶党回应”。这次她投入竞选并没有得到多少要人的首肯,这从她的募捐来源就可以看得出来--在已经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的募捐中,她的捐款3/4来自200美元以下的小额捐款人,通常在国会议员里这个比例只有5%~10%。她的募款额在下院位居第二,仅次于议长博纳。
  德克萨斯第14选区的众议员保罗医生是共和党里面古典自由派的代表人物。他坚决主张回归传统自由主义,取消联邦储备局(也就是美国的中央银行),恢复金本位制,撤回一切对外援助。他坚决反对国家干预经济与私人行为。即使是共和党中的保守派,对于保罗的自由放任主张也不免要摇头,比如大麻与卖淫合法化。不过他的主张在年轻人中间倒是很有市场。2007年他宣布参选的时候,500多个大学里的学生自发组成后援会。那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里,保罗主要是通过互联网小额捐款人募得了2000万美元,创下了共和党小额捐款的历史纪录。他在茶党中也是支持者颇众。
  明尼苏达前州长波伦蒂在几个月前一直被媒体看好,认为这位英俊而政绩卓著的年轻州长有望成为共和党的奥巴马。然而一段时间下来,人们发现他既缺乏巴克曼和保罗的煽动力,又没有罗姆尼的募捐能力,况且在思想和政策主张上四平八稳,令选民打不起精神来。波伦蒂原来预料中的竞争对手是罗姆尼,因此他将主要的精力与财力都放在初选的第一个州爱荷华。这本来是个不错的策略,因为波伦蒂在社会观念上比罗姆尼要保守,在教派上属于基督教浸信会。参加初选的爱荷华共和党人比其它地区更加保守。根据2008年的调查,其中有60%的人是保守的基督徒,45%的人自认“非常保守”。波伦蒂在爱荷华与罗姆尼对阵,基本上是赢定了。殊不知半路杀出来个巴克曼,不仅比他更保守,而且还是在爱荷华出生的。这对于波伦蒂是不小的打击。
  至于中国人比较关心的洪博培,在参选后这一段时间里看不到他的表现有多少起色。他在工商界人头稔熟,第二季度募捐超过400万,成绩算不错,但是对公众的讲话实在是淡而无味,以至于ABC新闻频道的两位记者在出席过洪博培的参选大会之后写道:“牛肉在哪里?洪博培给共和党选民吃豆腐。”
   共和党的主流目前都在期待一位更有吸引力、在财力与人气上都能同奥巴马对垒的候选人。其中德克萨斯州长佩利的呼声最高。佩利是美国州长中任期最长的,在2000年上一任州长小布什进入白宫之后就任。在他管理之下的德州,经济发展迅速,10年中创造了全国新就业机会中的一半。但是佩利至今没有发话,谁也说不准他到底怀的是哪一门心思。

并非异曲同工的政治整合
  多年来,共和民主两大政党形成了规模不相上下的选民基础。每4年一次两党推举出总统候选人的过程,也给各自提供了重新整合社会政治力量的机会。
  民主党是一个由差异非常大的各个社会集团组成的联盟。这个联盟既包括社会中最富裕的金融界(比如投资大亨索罗斯)、受教育最多的学术界、参政最积极的法律界、文化上最开放的娱乐界的多数人士,又包括最贫困的无家可归者和福利领取者、受教育程度最低的黑人和拉美裔、经济上最为守旧的工会、社会上经常遭到排挤的同性恋者,以及政府雇员中的多数成员。如果将社会看作一个整体,那么民主党政治联盟就是这个整体边缘上的各个互不衔接的集团。这些集团平日间是分散的,往往是互不往来的,只有在选举的时候对民主党的支持才将他们联系在一起。不过他们在意识形态上又有相通之处。上层的各个集团寻求通过政府的权力来推动社会改革,其中不少人--尤其在学术界与娱乐界--带有社会主义的倾向;下层的群体则希望政府更多地关注他们的利益。
  因此,在初选过程中,民主党人寻找的是一个能够在感情上将所有这些集团联结在一起的纽带,同时又为各个集团制定不同的、有时甚至是相互冲突的政策。在2008年,奥巴马的“希望与变化”以及他作为美国第一个黑人总统的历史象征意义,成功地将民主党凝聚在一起。然而,奥巴马上台之后执政上的种种失败,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个联盟的松散与不稳定。
  共和党的力量则相对比较集中,同时也会显得有点狭隘。其主要力量,从经济上看是工商界与白人中产阶级,从信仰来说是基督教徒,有共同的传统价值体系基础。当然,即便同是保守派,在程度与具体政策制定上还是有相当的差别。而共和党的初选,是各个参选人争取更加明晰地表现共和党的核心价值观--在他们看来也是美国的传统价值观--的一个过程。最后挑选出来的候选人,通常能够广泛地代表该党大多数人的取向。但也正因为如此,共和党人在争取一些边缘群体的时候,就显得既不通融又缺乏理解。
   这两种不同的政治整合方式根据时代变化而各有所长。在人民求变的时期,民主党比较容易成功;而在人民求稳的时刻,共和党则更受青睐。2012年美国社会朝哪一个方向发展,这将是总统选举的决定性因素。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