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龚小夏 > 自由和免费

自由和免费

最近美国的媒体人高度关注着两条消息。第一,根据互联网调查公司Comscore的追踪,从博客网站发展出来的互联网报纸《哈芬顿邮报》在五月份有三千五百六十万访客,超过了原来最大的报纸网站《纽约时报》的三千三百六十万人。第二,报业工会与全国作家工会联手号召公众抵制《哈芬顿邮报》,理由是该网站不给作者付稿酬,形成对九千名博客作者的严重剥削。《哈芬顿邮报》则一直在宣称,不付稿酬体现该网站的新闻和评论都没有受到金钱的玷污,而是言论和思想自由的结果。而且《哈芬顿》给了年轻的记者和作者以接触更多的读者群的机会,由此而培养出新一代的媒体从业人员。
  华盛顿的朝鲜战争纪念公园的墙上刻着一句话:“自由不是免费的”。英文原文是“Freedom is not free”——在英文里面“自由”和“免费”是同一个字。这用在今天的媒体上,颇有点讽刺的含义。就历史而言,自由的媒体非但不能免费,而且还是最昂贵的行业之一。《纽约时报》在美国的发行量排行第三,记者、作者、编辑人数目前有一千一百五十人,记者站遍布世界各地。规模更大的是《华尔街日报》与《今日美国》各自都有大量雇员。这些报纸报道的新闻与其它作品的质量和数量,是《哈芬顿邮报》这类网站无法比拟的。
  然而,传统的媒体和新闻业在互联网时代却遭到了严峻的挑战。《纽约时报》多年来一路欠债,到了2009年积下了超过十亿美元的债务,只好以百分之十四的年息向墨西哥通讯业的富豪卡洛斯•斯利姆借贷两亿五千万美元,让他拥有百分之十七的普通股。许多著名的大报纸,如《波士顿环球报》、《芝加哥论坛报》、《洛杉矶时报》等等都受到了破产的威胁。《新闻周刊》被以一个美元出售,《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改为网络版,更标志着传统平面媒体的危机。
  相形之下,不少网络媒体这些年来红得发紫,除了读者众多之外,还能在市场上卖出大价钱。这些媒体的新闻来源,可以简单地转载传统媒体的网页或者通讯社,再给那些愿意发议论的博客写手们提供一个平台,让一批意见相近的作者们聚集在一起,以吸引同类观点的读者。这中间左翼最著名的是《哈芬顿邮报》,右翼最著名的则是《德拉吉报告》。这些媒体的读者人数,正在逼近甚至超过传统媒体,迫使后者改变运作方式。
  只有区区一百几十个受薪全职工作人员的《哈芬顿》今年二月被AOL以三亿一千五百万美元的价格买去,让资金捉襟见肘的《纽约时报》总编比尔•凯勒好不郁闷。他撰文讽刺《哈芬顿》的创始人阿丽安娜•哈芬顿:“发现如果你将名人闲话、好玩的小猫的录像、不拿钱的博客文章、其它媒体的新闻都堆砌到你的博客上,再加上左倾的声音,成千上万的人就会来访问。”
  对凯勒这番酸溜溜的话,哈芬顿回答说:“即使在AOL进来之前,《哈芬顿邮报》已经有了一百四十八个全职的编辑、作者、记者,做的是严肃的、传统的新闻工作。”显然,《哈芬顿》在新闻业上更愿意效仿《纽约时报》而不是相反。
  可是在现实中的情况的确是相反的。《哈芬顿邮报》的网站不会向《纽约时报》靠拢,但后者却在逐渐向前者看齐,《纽约时报》的互联网博客版这几年地位越来越重要,也吸引着大量的广告。这也是近年来其它传统平面媒体的走向。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原来的主流媒体在新闻中已经不再具有权威的和垄断的地位。和力求公允的传统媒体不一样,新兴的媒体网站在纯新闻与评论之间缺乏明确的界限,而且这个界限还经常为了吸引读者而有意地被模糊,使里面的新闻报道带上了强烈的偏见和色彩。
  不幸的是,互联网促成的媒体多样化催化了现代社会进一步原子化。由于兴办媒体网站越来越容易,各个不同的政治、宗教、社会、文化群体都有了适应自身趣味和需求的新闻来源,用不着像过去那样人人都看相同的报纸,听相同的电台,看相同的电视节目。原来媒体所担当的那种推动社会个阶层与集团之间相互交流与理解的功能日益退化,美国社会今日出现的政治分裂,和媒体的这种状态有很大的关系。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方面是互联网上言论自由的空间似乎越来越大,每个人都可以到网上去任意发表言论;另一方面人们却又感到言论的空间越来越小。那些有时间和精力或者金钱的人可以到网上去恣意纵横,公众人物特别是从政者说话不得不小心翼翼,宁可讲些毫无新意的陈词滥调,也省得说了错话或者大实话让网民整得下不来台。
  在《哈芬顿邮报》或者类似的网站上大量发表意见的人,不是有钱的便是有闲的,严肃认真的媒体工作者却需要靠这个行当来吃饭。结果是,美国这些年来发表意见的地方日益增加,但值得一读的作品却不见增多甚至在减少。传统的新闻报道也因为既费钱费功夫又赶不上互联网媒体的速度而质量日益下降。
  的确,世界上有价值的事务总是需要人们付出代价的。大量免费的互联网信息来源对于传统媒体的挑战究竟是实现优胜劣败的淘汰,还是变成劣币驱逐良币,这在目前还不能下肯定结论。但是,《哈芬顿邮报》网站的访问量超过《纽约时报》,这个事情本身就应该能敦促媒体和公众去正视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有多大。
 



推荐 18